从前车马很慢,如今车马很赞

2019-08-15 10:02:06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吴泓蜜

  一

  我的故乡,是一个叫做竹泓的美丽小镇,隶属于水乡兴化,自古便是“有舟楫之便,无车马之道”,周边人们饱受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之苦。

  小镇东头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水道,因为通往外地,两头无尽,镇上人就叫它“大河”。从小镇去县城,唯一的方式就是这条水路,15公里的水路,要在船上晃上三个小时。我的童年时期,能够跟着父母一起坐船去趟兴化县城,在我看来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大事了。我家住集镇,到“轮船码头”步行十分钟即可,而对于周边村民,想要进趟城就得深更半夜起床赶路,他们都得坐“11”路,也就是靠两条腿,先赶到镇上,再得铆足了劲挤上船。那时运输的都是“帮船”,又叫“挂桨船”。帮船在几十年前差不多是水乡唯一的交通方式,有句老话是一直流传下来:水帮船,船帮水。搭了桥板,便往舱里走,在船头看舱是极低的,大人弯着身进舱,小孩通常是被大人抱着过那个夹舱的,跨过夹舱,进了里面的大舱,便显得开阔许多了,大舱一般会放上五六条长板凳,我便常常钻到船边上,把头和手伸出小窗外,看着水和往后跑的树和岸。船后面的露天棚是拿桨舵人坐的,只是人多的时候,往往后面大棚下也站得满满的。

  水乡的船,现在很少见了,若想感受当年靠橹摇的木船那种诗意,只有到一些旅游景点才能一睹一坐了。儿时的回忆里总有一些是画面的,帮船就是一幅,那突突的挂桨声是怎么也忘不了的。

  二

  我的父辈一代对自行车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自行车记载了一个家庭太多的故事,永久、凤凰是他们至今不能忘却的牌子。在需要专门的供应票才可以购买的年代,添置一辆自行车的荣耀感更甚于如今购买一辆宝马、奔驰。我舅舅,早两年离开小镇去兴化城区做百货五金的批发生意,算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富起来的那一拨人。我十岁生日那天,舅舅很大手笔地送了我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作生日礼物,犹记得家中院子里,我双手握着车把手,高高昂起下巴那得意扬扬拍照留念的嘚瑟模样。

  再慢慢地,身边渐渐出现了“大家伙”——摩托车。孩提时代的我们见到这样的铁家伙,总觉十分神奇。那时在小镇能买得起摩托车的人,也就是万元户了,主人也是极其自豪的,因为人们最是羡慕那从路边、田埂上呼啸而过的一瞬。

  三

  时光再向前走,到了小镇去往县城通汽车的这一天。年前赶集的热闹时分,半小时一班的汽车,车里挤得满满当当。主妇们,大包小包,吃的用的,一家老小过年的新物件,满载而归;年轻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相约早起去城里逛个街,购个物,吃个饭,玩个尽兴再乘车回家。

  2001年,我考入大学,水乡已进入村村通公路的时代,私家车也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小镇前往各地都变得异常方便快捷,我可以在期末考的下午就搭上直接回家的车,晚上就能享受到在外一直想念的奶奶做的美食。

  去年年初,外省的大学同学合家自驾过来旅游,想着带同学去兴化看看“千垛菜花”这别处看不到的水乡一景,这才深刻体会到现在的公路建设发展到何种程度。“野塘山路尽春光,菜花杨柳浅深黄。”这是宋代诗人高翥笔下的春日菜花。不过如今,您若是再来世界上最美的油菜花海,再也不用行走野塘山路,就可一路畅行,尽享繁花似锦。

  四

  2012年国庆节前夕,分居在扬、泰两个城市的大伯、二伯、小姑和我们四家十几口人,计划了一次北京之旅。同一列火车,泰州始发、途径扬州,吃喝聊天睡一觉就到达了首都。因祖国的核工业事业而远离故土、在北京定居几十年的三爷爷看到多年未见的晚辈们,笑得合不拢嘴。

  2014年,先生在一个周末打着“飞的”去深圳参加同学婚礼。2017年五一,我们带着孩子从扬泰机场前去厦门参加先生毕业十周年聚会。坐飞机,30多年前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还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现如今,机场的候机大厅永远一派繁忙景象。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再是梦想,身边有朋友甚至周末往返韩国就只为了吃顿正宗的烧烤料理,体验下尊贵的美容VIP服务。

  “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庆幸赶上了辉煌的时代,见证了峥嵘岁月里时代的变迁与社会的兴盛。

友情链接:魔盒开户 QQ:491829  魔盒  魔盒娱乐  魔盒娱乐棋牌  魔盒棋牌  魔盒娱乐主管  魔盒娱乐招商  魔盒娱乐代理  魔盒娱乐股东  魔盒娱乐总代  魔盒下载  魔盒棋牌下载  魔盒总代  魔盒棋牌总代  魔盒代理  魔盒棋牌代理  魔盒股东  魔盒棋牌股东  魔盒棋牌主管  魔盒棋牌招商  魔盒主管  魔盒招商  魔盒棋牌平台  魔盒平台  魔盒娱乐官方  魔盒官方  魔盒棋牌注册  魔盒棋牌开户  魔盒注册  魔盒总代  魔盒大总管  魔盒外招  魔盒股东  魔盒BooS  魔盒专线  魔盒助理  魔盒客服  魔盒微信客服  魔盒在线客服